欢迎光临陕西省佛教协会
大德
关符清达喇嘛
发布时间:2021-06-07 09:16  |  来源:广仁寺
  |  
阅读量:
矢志不渝践行“四爱”精神的关符清达喇嘛


 
  关符清(1899-1972),蒙古族,青海省民和县人。1907年进青海保和寺当喇嘛, 1911年至1919年住青海省塔尔寺学习, 1920年来西安广仁寺,1940年受蒙藏委员会章嘉活佛册封为广仁寺第七世达喇嘛。关符清达喇嘛与九世、十世班禅大师、蒙藏委员会中央委员章嘉活佛、乌兰葛根活佛、"爱国老人"喜饶嘉措大师等关系密切,曾任民国中央政府蒙古族宣传使宣传员,为宣传抗战、支持抗战等做出了积极贡献。西安解放后,关符清达喇嘛热烈拥护中国共产党,积极参与新中国的建设事业,被推举为西安市救济委员会委员,后又连任西安市、莲湖区的人大代表,同时兼任陕西省和西安市佛教协会的负责人之一。他一生矢志不渝践行十世班禅大师倡导的"爱党、爱国、爱民、爱教"精神,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团结西北各民族人民,至今为西安人民所怀念。现将关符清达喇嘛的主要事迹简要列举如下:
 
  1924年,九世班禅大师从西藏赴内地,进入陕西时,见到沿途因内战造成大量伤亡,专门举行法事为死者超度,深切表达情同手足的民族兄弟感情;到达西安后,又发出著名的西安通电,强烈表达拥护五族共和及国家统一,同时痛心疾首呼吁北洋政府党政军等各方人士停止纷争,致力祖国建设,停止内战、团结救国、共保和平。这是九世班禅到内地后,第一次公开表明他的政治态度和宣言,是大师开始救国救民的道路的标志之一。九世班禅大师在西安停留约半月,期间大师不仅到广仁寺为信众摸顶赐福,也驻锡于广仁寺内。关符清达喇嘛既是西安佛教界派出的迎接代表,又是大师一行与西安各方的沟通桥梁,全程陪同和参与大师在西安的佛事和社会活动,从此与九世班禅大师结下深厚感情。
 
  1926年,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爱国将领虎城将军率部与北洋军阀吴佩孚部豫西军阀刘镇华鏖战西安八个月,史称"二虎守长安"。在最后决战阶段,杨虎城将军以广仁寺作为指挥部长达三月之久,特别是西北城角的战斗决定了双方胜负, 为同年底冯玉祥将军率军解围赢得了宝贵时间。广仁寺既处在战斗现场,又是守城一方的战斗指挥部,损失很大。关符清达喇嘛等寺僧深明大义,坚决支持杨虎城将军,与西安人民一道为最终胜利做出了积极贡献。后一年夏天,杨虎城将军得知西安城墙西北角储藏的火药发生爆炸,震坍了广仁寺的建筑,还专门出资修复,现存广仁寺二进院内的护法殿即是杨虎城将军助款修复的堂殿。
 
  1930年,关符清达喇嘛与康寄遥等人商洽第三次邀请太虚大师来陕进行佛事和社会活动,并得到杨虎城将军的大力支持,最终于1931年达成太虚大师的西安之行。太虚大师在西安讲学两月余,先后在佛化社、民乐园、十七路军总指挥部以及各寺院和各学校讲经,听众甚多,影响很大。期间,太虚大师也曾到广仁寺拈香传法。关符清达喇嘛全程陪同和参与太虚大师在西安的相关活动,有力地推动了西安佛教的人间化、大众化和本土化进程。
 
  1938年以后,被毛主席、周总理、习仲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誉为"爱国老人"的藏传佛教大德高僧喜饶嘉措大师, 几度应邀来陕讲演,多次莅临广仁寺为大众说皈依,普结法缘。1949年后,大师先后担任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北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为争取西藏和平解放又在西安亲自向西藏发表广播讲话,呼吁西藏地方速派代表到北京谈判。特别是1951年4月,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的西藏地方代表团一行到达西安时,大师作为阿沛·阿旺晋美的老师,又专程从西宁赶到西安会见了阿沛一行,并促膝交心、晓明大义,劝诫他们真心诚意与中央进行和谈。关符清达喇嘛作为大师的同乡和西安宗教界代表之一,都参与了大师在西安期间的活动,见证了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
 
  1939年,为粉碎日本帝国主义企图盗劫成吉思汗陵墓的阴谋,成吉思汗灵榇被迫西迁。途经西安时,古城各界举行了隆重的迎拜仪式,沿街香案罗列,鞭炮齐鸣,参加致祭欢迎者近二十万人,次日如仪欢送。在成陵暂厝西安期间,关符清达喇嘛先后到西安咸阳交界处恭迎、当晚祀守、次日奉送成陵等活动,特别是按照藏传佛教仪轨举行祭奠、领诵佛经祈祷、为护送人员献茶、率领寺僧协同守灵、为随行喇嘛供养等活动,对于宣传民族抗战精神、扩大抗战影响、凝聚民族向心力、促进中华民族认同感起到了积极作用。
 
  1940年,关符清受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册封为广仁寺第七世达喇嘛,又任中央蒙古族宣传使宣传员。同年底至次年中,关符清达喇嘛又赴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四川峨眉山普贤道场朝拜,广泛了解中国宗教本土化的情况,大量吸收祖国传统优秀文化等。之后复返广仁寺,继续利用广仁寺地处西安的地理优势传播民族优秀文化,大力发挥西安广仁寺在团结西北、西南各民族,尤其是信仰藏传佛教的蒙藏等民众心向祖国的桥梁作用。
 
  1951年以后,十世班禅大师多次途经西安,法驾广仁寺。1951年,大师根据中央决定到北京参加西藏和平解放谈判工作乘飞机抵达西安,习仲勋代表西北局和西北军政委员会到机场迎接;1954年,大师准备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西北军政委员会、班禅行辕驻西安办事处、西安各界前往迎接;1958年,大师准备前往北京出席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路经西安,同行的有阿沛·阿旺晋美等,受到陕西省委热烈欢迎,次日同乘专车前往北京;1959年大师进京参加国庆十周年观礼活动后到全国考察,回程时又莅临西安及广仁寺。以后,大师路过西安的时机很多,几乎都要驻锡或到访西安广仁寺,广仁寺的班禅行宫内一直保有大师坐床等。关符清达喇嘛作为西安佛教界代表,几乎都参与了这些活动。也因为他积极参加这些活动,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认可,赢得了群众的尊重,在西安僧俗两界享有很高的声望。
 
  1952年,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支持下,西安广仁寺进行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大整修。在这次整修中,关符清达喇嘛有力尤多,应用器物,像设庄严,多所补充,其设备之齐全,增饰之煌丽,为当时西安诸寺之冠。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广仁寺喇嘛也多被下放劳动或送回原籍。关符清达喇嘛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并被下放到一个车厢厂劳动,后来因病圆寂。1989年,西安佛教界和广仁寺为西安佛教协会,共同为第一届西安佛教协会副会长关符清达喇嘛造塔, 接受僧俗两界的瞻仰和怀念。
 
  关符清达喇嘛早年所处的时代,正值中国社会激烈变迁,而且在解放后得以冠盖西安诸寺,这与他率领全寺喇嘛悉心维护密切相关,  为古城西安的文化多样性保护留下了宝贵遗产。1983年,广仁寺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首批对外开放的重点寺院之一,继续发挥着团结西北、西南少数民族人民,沟通边疆与祖国内地的通途桥梁重要作用。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陕西省佛教协会”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陕西省佛教协会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陕西省佛教协会”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陕西省佛教协会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扫二微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