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陕西省佛教协会
大德
主页 > 人物 > 大德 > 详情 
源慧法师
发布时间:2022-06-12 11:03  |  来源:法幢寺
  |  
阅读量:

表里如一  谦光和德的源慧法师

源慧法师(图1)

  源慧法师一生持律严谨,倡印佛经、培育僧才不遗余力,为近代陕西佛教的复兴贡献至巨,在海内外享有盛誉,有口皆碑。长老师从近代高僧心道法师,并接心道法师法嗣,为法幢正宗第二代传人。长老自出家以来曾亲近太虚大师,能海长老,博雅长老,德浩长老,妙轮长老,悲华长老,庆归长老,赵朴初居士等大德。
 
  长老曾任南京法幢书局局长、法幢学会会长、香港东普陀寺佛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佛教协会理事、西安市佛教协会理事、汉中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汉中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太原市佛教协会会长等职。
 
  长老于1919年8月在陕西省汉中市出生,在故乡度过朦胧的童年,在故乡读私塾六年,奠定了扎实的文化功底。十五岁时,在汉中留坝县青桥驿风云寺礼上心下坪长老剃度出家。十七岁时,到西安大兴善寺在上心下道律师座下受具足戒,并在大兴善寺上佛学院,后接上心下道长老法脉为“法幢正宗”第二代传人。1939年-1942年随侍大兴善寺方丈上心下道长老到宝鸡八角寺、汉中万寿寺、西乡县广庆寺、安康双溪寺听长老讲经。在湖北沙市章华寺听讲经文,礼拜大乘经典。在此期间,上心下道长老经重庆返回西安,章华寺沦入日寇铁蹄,两年后到武昌宝通寺依博雅和尚修习禅法。1946年回西安大兴善寺礼上心下道长老后,到四川新都宝光寺亲近妙轮和尚,住佛学院,并任督学、知客、僧值等职。至此,抗日战争胜利,在成都文殊院听能海长老讲经。解放战争三年中,源慧在杭州住吴山海会寺佛学院,从悲华长老习律托钵。因学院迁缅甸,遂到宁波观宗寺上高级佛学班,习天台宗。根慧老长老任方丈,詹云长老任院长,张圣慧女居士复讲《楞严经》。此间,随同学常去延庆寺听太虚大师讲《菩萨学处》。后观宗佛学院因故停办,约同学四人到普陀山慧济寺,得到庆规方丈支持,住慧济寺阅藏经,并在客堂任知客代维那。三十岁时,住上海佛学书局,即觉园精舍(印光大师念佛修行的念佛堂),常到金刚道场听清定上师讲经。此时,与赵朴初老居士经常见面。
 
  1950年由上海觉园精舍迁户口到西安,回汉中万寿寺。1951年2月汉中佛教协会成立,任理事长。以僧人身份参加土改工作两期,后当选为汉中市人民代表、政协委员、民主青年常委,并任汉中市地方人士学习组及宗教界学习组组长,先后学习时事政治共八年。去参观武汉长江大桥回汉中后,寺院被封锁。1983年5月经西安宗教部门认同,把户口由汉中迁往西安大兴善寺,任堂主、维那、佛教培训班班主任、雁塔区政协常委、陕西省佛教协会及西安市佛教协会理事等职,1991年因住山闭关,主动要求辞去以上职务,长老淡泊名利之纳子本色由此可见。
 
  1985年10月应日本奈良文殊院的邀请,同大慈恩寺方丈宽宗长老、翻译陈小平三人在日本京都、奈良、大阪等地进行友好访问和交流,并参观了这些城市的佛教圣地。1992年应河南白马寺海法方丈邀请,连续三届传授三坛大戒,在兴教寺、香积寺、草堂寺等各大戒场传授三坛大戒,任开堂、陪堂,之后一直在全国各地积极弘法利生广结善缘。1995年4月应邀去河南白马寺同清定上师、北京能行长老共同参加由泰国法王专程送还佛像的迎请法会。1983年-1996年十三年间一直在西安大兴善寺常住,讲经说法,度化出家在家弟子,为陕西佛教的复兴培养了一大批骨干力量,1996年5月应加拿大缅省华人佛教协会之邀,赴加拿大温尼伯市华心寺任住持。
 
  1998年4月回国任太原小店区延圣寺方丈,后任小店区佛教协会会长。2002年任太原市白云寺住持,太原市佛教协会会长。2003年住广东省博罗县礼佛禅寺,由本焕长老送座,升座为广东博罗礼佛禅寺方丈,同时就任古佛礼佛佛学院院长。
 
  长老晚年常住汉中市留坝县风云寺,南郑区法幢寺等寺,教化众生,延续法幢正宗法脉。
 
  长老身为法幢正宗传人,还修习过禅宗、天台宗和净土宗。主张专修净土,提倡“禅、净、密结合,持名念佛不空过”。要求皈依弟子老实念佛,注重修持,以戒为师,深信因果,修习净业。长老一生恢复道场,传戒度众,表里如一,谦光和德,居常破衲一件,四众久钦高风。
 
  长老在给弟子的书信曾这样写道:
 
  “我一生有过多次锻炼和考验,但在任何时候也不曾忘记修行。我当过大兴善寺的维那,当过雁塔区的人民代表,当过民主青年会的常委,当过学习积极分子。我练习毛笔字,熟悉敲、打、念、唱,抓紧机会学习佛经,一生都不放弃修行。你们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前,都要念佛,讲修行,做到尽形寿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长老教导出家弟子“十方来,十方去”,不慕名利,一心为法,不昧因果。长老常将一生法缘深厚,常有人供养红包,然而他却分文不动,把这些供养积攒起来,用于印赠佛经善书、塑雕佛像,放生、济贫,复兴寺院。经由长老恢复的寺院有如汉中市风云寺、法幢寺,户县石佛寺,西安大阿弥陀寺等。
 
  长老在各地每修复好一处道场后,即刻择贤者而居之,自己则两袖清风,一衲飘然。其身奉尘刹,为法忘躯之承担精神,守志奉道,不趋名利之淡泊襟怀,大有其先师心道老和尚之遗风。
 
  长老的弟子回忆,长老生活简朴,给人的印象永远都是欢喜、慈祥,二六时中见到长老,永远都是童真模样。可能是因为长老念佛功夫纯熟自然,时时在“定”中,不随眼耳鼻舌身遭惹尘境而起波澜。长老一生为佛教事业鞠躬尽瘁,除了建寺安僧之外,长老在西安闭关期间每日坚持放大蒙山、瑜伽焰口千余堂,超度无情众生。出关后又先后于洛阳白马寺、西安草堂寺等戒场为开堂、陪堂大师父,成就众位戒子。长老还不顾年迈,数次远涉重洋,到日本、加拿大等海外弘法,并积极宣传党和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为增进海内外佛教界的沟通和友谊尽心竭力。
 
  长老对于唱念佛事丛林规矩教相威仪特别讲究,僧后学来参访,从不保留,总是耳提面命,谆谆教导,对于在家居士的疑难困苦,也耐心解答,引导大家往道上会。长老晚年一直在汉中安养,期间念佛度众不辍,直至公元2015年2月21日6时10分在汉中市南郑县法幢寺安祥舍报示寂,世寿99岁,僧腊82载,戒腊、法腊79夏。法体按照长老遗愿,坐缸封存,并于2020年12月6日举行开缸,只见长老法体依旧结跏趺坐,法相殊胜庄严,真身不坏。新长出的白色胡须、头发、长眉毛、指甲清晰可见,皮肤弹性十足,面部笑容栩栩如生,而时天雨甘露,龙天欢喜,四众弟子纷纷跪拜瞻仰,叹未曾有。
 
  长老一生,圆融显密,禅净双修,禅林果出,道树花开,皈依弟子逾万,法嗣弟子数十人,法缘遍洒全球,净业普泽四海,实乃当之无愧之宗门泰斗!
 
  陕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法门寺佛学院院长宽严大和尚有偈赞曰:
风云剃染,兴善具戒,
南参北学,行化大千。
冥阳两利,千台焰口。
普利众生,饶益有情,
香江弘法,晋中安禅。
收因结果,归于当下。
示现舍报,尘劳脱现,
金刚体现,众等瞻礼。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陕西省佛教协会”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陕西省佛教协会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陕西省佛教协会”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陕西省佛教协会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扫二微码